当前位置: 文章中心>> 城管文化>> 城管散文
 
记忆里的年
    点击率:   发布时间: 2018年02月13日
 
 

    春节是中国最隆重的节。在阳历还被称为“洋历”的时候,阴历的年更是地位显赫,它在时间上是新旧的交替,旧的一年就此作别,崭新的一年由此起航。因此,过年总是被赋予了很多厚重的东西,一交腊月就忙年,从准备美食、祭祀祖先,到除夕吃团圆饭、初一拜年,无不充满着庄重的仪式感。

过年的隆重是从人们对待年的态度上体现的。之前要准备很长一段时间,吃穿住行事无巨细,直累得人仰马翻,这是过大年的预备——忙年。家家都要大扫除,扫屋顶,抹灶台,边边角角陈年老灰都要打扫到位,老人们说财神喜欢干净明亮的地方。卫生打扫完,就要上街赶集置办年货了,有钱的没钱的到这时候都显得大方爽气。

小时候,喜欢跟着母亲赶集买年货。集上挤挤挨挨的全是人,各种小吃,蔬菜,鱼肉,衣服,布匹,不光看着热闹,还能满足口福,五毛钱的热气腾腾的年糕就是我的午饭了。卖花炮的周围总是聚了很多人,有人喊:听个响呗!卖花炮的就利索地点上一个小花炮,有光开花没响的,有噗噗地开完花砰的一声响,把人吓一跳。于是一片叫好声,人们纷纷买了。在集市上还有五颜六色的亮纸做的花,女孩买来插在帽子上。我有一张照片,戴着毛线帽子,上面插了一圈的花,开心的笑,现在看样子真是傻,那时可是女孩子的标配。循着香喷喷诱人的香气就找着了炸爆米花的老人。炉火上架着黑乎乎像大炮一样的爆米花机子,老人一边拉着风箱一边摇动着,随着“嘭”的一声巨响,一团白烟升腾而起,热腾腾香喷喷的爆米花便装满了口袋,刚出炉的爆米花真是太香了,让人直流口水。我们那里过年要做的糖米,主料就是大米爆出的白白胖胖的大米花,加上炒熟去皮的花生,用熬制的糖水粘在一起,压实切块,好吃的糖米就做成了。

过完小年,人们就开始为过年的美食忙了。鸡鱼宰杀,炸油条,麻花,蒸馒头,烙煎饼,做豆腐,煎丸子,家家户户飘出香气,那时村子里的风都是香的。一切准备就绪,到了年三十下午,开始贴春联和过门钱子,有讲究的家门口还要挂上两个大红灯笼。那时的春联都是手写的,早早买好红纸,送到村里写字好的会计家里,隔几天就写好了春联大多写的是:一元复始,万象更新,欢天喜地辞旧岁,万紫千红迎新春等吉祥语。贴院大门的、房门的、厨房的、猪栏的都不一样,有个识字不多的张老三,把本该贴在猪栏的六畜兴旺,贴在了床头上,把本该贴在厨房的五谷丰登贴在了猪栏上,闹了笑话,由此有了外号“张兴旺”。贴对联要把面放铁勺里熬成浆糊,用刷子把春联背面均匀地抹上一层,大人拿着贴在门上,小孩子帮着用扫帚扫平褶子,春联就贴得端端正正亮亮堂堂了。看上去大红的底子,饱满的墨汁,或龙飞凤舞的行书或方正大气的楷书,带着精神和喜气,比现在电脑印刷的要有灵气和温度。衬着门上迎风飞舞的过门钱子,感觉焕然一新,过年的气氛就更浓了。

    一切准备就绪,就到了除夕吃年夜饭了。家里的长辈先坐下,然后一大家人依次围坐在桌前,大人一桌小孩一桌,早就备好的美食留到现在才端上桌,凉盘先上,男人们先喝着酒,接着上热菜、汤菜,桌子上的美味总让小孩子馋得流口水,迫不及待地想拿起筷子大吃特吃。那时生活贫瘠,鸡鸭鱼肉的只有过年才能吃到,水饺也是稀罕的,所以年夜饭就显得异常的丰盛,其实期待的太久,也加强了这种感觉,总觉得年夜饭是最好吃的美味。

最隆重的就是大年初一拜年了。大人小孩都穿着新衣,脸上带着笑容,走街串巷去拜年,若家族大,这队伍就浩浩荡荡很是壮观,见人就说:过年好。小孩子要去给家里的长辈拜年,那时的拜年是真的跪下磕头,我记得有个辈分大的老爷爷,院子里跪一群人,拜完年手里会有张崭新的纸币,大多是五角一元的,孩子高兴地拿了去买了鞭炮、糖葫芦等小吃,家长也不干涉。忙了一年的大人,这天脾气特别好,一般不吵孩子女人们聚在一起啦家常,上这家看看收拾得怎么样,又添置什么家具,上那家看看炒了什么菜,买了什么衣服男人们在一起打牌喝茶或喝酒聊天,大人不用干活,小孩不用写作业,到处洋溢着和谐欢乐太平盛世的气氛。

我们这些小孩子最喜欢的就是过年,穿新衣,吃美食,有零花钱,还能自由自在地玩耍,我的发小腊梅就曾发出感叹:真想天天都是过年!心眼多的文香提出疑问:天天都过年,那不过了十天就十年过去了吗?过一百天就一百岁了,一百岁就会死了,那怎么办?我们眨着疑惑的小眼睛想不明白,最后决定还是不要每天都是过年了,年还是这样不紧不慢地来好了。总之,小时候的我们盼年,怀着急切的希望年快点来慢点走。

这些都是留存在记忆里的年。年年过年,说的都是新年快乐,年年是新年,一日新,日日新,但是一提起过年,想起的全是小时候过年的情景。在物质丰富信息发达的今天,对大多数人来说,鸡鸭鱼肉等丰盛的食物,不再是过年才能吃到,只要你愿意可以天天吃得像过年。一年四季都可以买新衣服 ,穿新衣不再是过年的期盼,在手机上动动手指就能抢红包,在微信上拜年,不用面对面,少了走街串巷拜年的人群,特别是城里,放鞭炮不环保被禁止,也很少有人用手写的春联,大街上卖的春联几乎都是电脑打印的,虽然花样多,但显得呆板缺少灵性,现在的小孩都不知道过门钱子是什么。

属于年的传统习俗越来越少了。对于大多数年轻人来说,年的意义就是回家休了个长假。其实不光过年,其他节日也是这样,总让人觉得少了点什么。如果时间冲刷掉过年时那些暂时的情绪、瞬间的感动,每年的春节究竟还会在我们的记忆里留下什么? 我认为答案是传统文化。那充满感情的忙年,那看似繁琐的仪式,敬天地,祭祖先,除夕夜守岁,初一早上团拜,那些情节,给我们带来美好而幸福的感受,这将支撑我们走过庸常的日日夜夜,成为我们长久的精神动力。

在今天,年的仪式感也与时俱进了,传统过年的方式有了很大的改变,省掉了很多细节,也多了很多新的东西。比如一家人共同围坐在一起观看春节晚会,与孩子一起剪窗花,一起做年夜饭,享受亲情的美好;带领孩子观看一些地方民俗表演,如踩高跷、划旱船、扭秧歌等;欣赏摄影艺术画展,从画面上体会时代变迁......这些都是既环保又有意义的过年方式,在物质生活丰富的今天,以过节为契机,多了解传统文化,让我们的孩子精神方面更富足。

其实,年一直都在,无论表面的形式如何变化,它传达出的团圆亲情和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欢乐祥和的题永远不会变。莒南综合行政执法局  李慧慧

 

【关闭窗口】

上一篇:立 春

下一篇: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Copyright @ 2007 临沂市城市管理局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山东省临沂市北城新区北京路29号 邮编:276000 电话:0539-8132208 鲁ICP备05002745号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637号